MR.tanglement in TOKYO

微言    -[服研]
Tag:

吉田有一次在做示範時候突然說起她這個年紀已經開始經歷朋友間的生死離別了。但即使朋友走了,她有時候能感覺到朋友就在身邊陪著她,朋友間的心靈交流不會停止。氣氛就一下變的沉重了些。突然,在我前面的台灣姑娘LL回過頭來和我說:“我們老了也要做好朋友哦”。我被突如其來的這么一句驚了,如同被人往心裡的湖里輕輕地扔進了一枚小石子,打破湖面平靜后又馬上漾起一陣陣感動的漣漪。男人的不善表達讓我當時搪塞的回應了一下,但是隨後好幾天我常常會再想起這句話,可能好多年沒有再聽人說出過那么簡單卻又感情真摯的話了吧。

Posted by  at  7/9/2011 22:59: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ブラウス的六月    -[服研]
Tag:

叫醒自己的最高境界,就是不使用任何鬧鐘。每天四點自然醒,繼續沒完成的作業,七點洗澡補回一點元氣,再大包小包地騎八公里自行車或坐擁成沙丁魚的地鐵里去新宿。只在中午吃飯的半小時可以稍微放鬆一點,可是心裡想的還是期限後的體形研究報告和未完成的裙子。

又留到了放學後的最後一個,給班導吉田先生點檢裙子。我說吉田先生關於服裝的一些工藝要求我真的不是很明白,常常出錯,速度本來就慢,又經常要重做好幾遍,從來沒有這麼忙過。吉田先生說,剛開始就是這樣的,誰要是一開始就會就沒必要學了,明年升入專門家會好的。我說,我現在一半一半地在猶豫是今年畢業就回國或者再深入學習。吉田先生說我覺得錢桑,還是繼續升設計專攻吧。我問為甚麼,吉田先生說說不清楚,就是這麼覺得。專門家有設計專攻和技術專攻,你去設計專攻應該滿好的。也許是服研兩班里唯一的男留學生吧,儘管常被吉田先生當眾開玩笑,其實還是滿受照顧的。比如我下午剛犯了個低級操作錯誤,沒墊hatoron紙就貼合接著芯結果很有可能在班里那台昂貴的電熨斗操作台上留下膠水印,吉田先生就半笑地責怪我,然後問副手砂糖先生該怎麼辦,砂糖先生也是一邊壞笑一邊檢查作業頭也沒抬說,那就罰打掃衛生一年吧。我趕緊傻笑賠不是。

從最初地一星期做女性原形,裙子,到自己通宵趕出來男性原形,到目前正在進行的襯衫上衣,有一點一點地感覺到技術在積累。雖然經常放錯位置,偏差一毫米就會被要求重做再提出,一次砂糖甚至問我,錢桑要是第三次還是叫你重做你會不會生氣。其實正是日本人這種對細節的偏執,才是我要來學習並要求自己的。

在做襯衫的這個階段,我覺得對服裝又有了更深的認識。比如川久保玲的cdg,走秀款和真正在店鋪里售賣的還是有區別的,走秀款會更強調概念也要有設計師個人風格才能不顯平庸,這就解釋了為甚麼那些大牌走秀時候常常出現一些很怪異卻又被捧成風格的服裝。而在他們的店鋪里,其實都是基本款,只是加入了這裡那裡的小變化。結構上襯衫還是襯衫,有領子有袖口有前扣。但是不能否認的是,名牌在針腳,布紋等等細節上非常講究,縫製手工也很好。名牌不是買logo,而應是買他的優良做工。關於基本款,不關是cdg,再大師如山本耀司三宅一生也都是如此,大結構不會變,變換的是面料素材,染色工藝和一些設計點而已。就是這樣重新去審視大師作品得到點滴收穫,加上用自己的手也可以即時造物,才越來越覺得服裝充滿了無限的創造可能,亦越有動力去探究下去。


Posted by  at  6/21/2011 20:29: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135    -[辗转反侧]
Tag:

办了IPHONE4,自离开中国后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未用这机器了。晚上点开IPHONE的拨号虚拟键盘,从1按到0听键盘数字一个个熟悉的反馈声音。然后突然无意识地按下了一串数字,135开头的号码,我早已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号码了。好奇地GOOGLE了号码所在地。原来如此。

Posted by  at  5/3/2011 00:24: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0414    -[服研]
Tag: 服研

四个课时,一课时体检,二课时日本二十年前关于内衣的资料片,三课时在一类似化学实验室的地方上了纤维素材课,四课时就职指导导师原来正是当初入学面试我的考官叫池田,听说来头不小在日本各大成衣大手主管人事阅人无数。蓬蓬的时髦发型,合身的兰色西装,粉红条格的领带再露出一点白色的口袋巾,给人专业又有形的感觉。

Posted by  at  4/14/2011 23:27: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以心伝心    -[東瀛日和]
Tag:

晚上骑车在闸口等电车通过,路不宽,前面停了好几辆汽车。我就沿着左边慢慢往前移动,最后在一辆丰田和出租车之间缝隙里停了下来。就准备这么等电车开过去,开闸,再通行。突然,一阵轻轻电动马达的声音,前面丰田的左反光镜缓缓地收起来了,那一瞬间就象一只动物耷下耳朵对你表示驯服。我明白了是司机为了不仿碍我通过,把反光镜收起来了。我并没有要往前挪的意思,日本式的向着反光镜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司机就又慢慢的把反光镜打开回去。

来日本正好一年,就正是这么些似乎微不足道的细节,让你体会到日本国民素质之高,日语有个词汇叫[思いやり],就是这种讲求“以心伝心”,体谅他人的做法。

Posted by  at  3/30/2011 17:51: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13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